論語 | 四海鯨騎 馬伯庸 馳騁 玄幻小說-四海文學網!
你的位置:首頁 > 野性鄉村 ? 正文

第89章 大姑又為難我

所屬目錄: 野性鄉村

長佩文學小說推薦:
    “呵呵……”

    被自己的大侄子,享用了小嘴一回后。

    張曼顯得高興著。

    身體就像是情人一般,倒在了張云的懷里。

    此時的張云,也是沒了辦法。

    畢竟和自己的大姑發生了這些事情。

    他再不認賬的話,那就太不是個男人了。

    “只能是把大姑要了,畢竟我也要負責嘛,都玩大姑這么多地方了,連小嘴,都結結實實的用了一邊。”

    張云心里無奈著。

    把自己美艷的大姑,揉在了懷里。

    “大姑!以后你就是我的女人了。”

    張云對張曼說道著。

    “呵呵……”

    張曼嘴里笑著。

    “傻孩子,大姑本來就是你的人了,還用你說。”

    “好了,大姑的下面,你也弄開吧,弄開后,大姑讓你把身子也玩一下,大姑也就算是你,完全的人了。”

    張曼說著話,身體又在張云的面前,打開了大腿著。

    正當張云,打算對自己大姑的身下動手時。

    廁所門發出了敲擊的聲音。

    咚咚咚……咚咚咚……

    “老公,大姑!你們好了沒有。”

    門外發出了盧小小的聲音。

    “解開束身帶和貞操帶,要這么長時間啊。”

    “這……”

    張云聽著門外盧小小的聲音,對著自己大姑無奈了一下。

    “大姑,還是回到我家里,在床上,我給你好好解開吧。”

    “這……”

    張曼感受了一下情況,就對張云點了點頭。

    “好吧,大姑聽你的。”

    張曼說著話,開始把脫掉的衣服,重新穿了起來。

    頭上的發,也是多少整理著。

    看著大姑收拾的差不多了。

    張云把廁所門打開著。

    盧小小好奇的目光,看著張云和張曼。

    “你們……”

    盧小小似乎猜到了什么。

    “我們什么啊。”

    張云不想把自己和大姑之間的關系,被盧小小知道著。

    可是張曼卻顯得無所謂著。

    像個小情人一般,在出了廁所門后,直接就揉住了張云。

    “小小,以后就不要叫我大姑了,我也是小云的女人了,你就叫我一聲大姐吧。”

    張曼顯得坦然著。

    能給張云當情婦,張曼顯得高興著。

    愿意被別人知道著。

    “大姑……”

    張云被自己大姑這么一說,無奈著低下了頭。

    他想隱藏的事情,也算是徹底隱藏不住了。

    “呵呵……不過是跟自己的大姑發生了關系,又不是跟自己的親姐姐或者親媽發生了關系,瞧你那害怕的樣子。”

    盧小小看著張云臉上為難的樣子,嘴里笑得很開心著。

    “是呀,我也是這么說他著,我不過是他的遠房姑媽,又不是親姑媽著,就是親姑媽著,很多都是和自己有出息的侄子生活在一起著,還給自己的侄子,生小孩著,你看他,卻這么怕著。”

    盧著張云,張曼也是。

    兩人和在一起,這么說道著。

    讓張云是無地自容著。

    “好了,好了,我們還是快點回去吧。”

    張云說著話,就走出了眼前的廁所。

    “呵呵……”

    看著張云那落荒而逃的樣子,盧小小和張曼,嘴里都是高興著。

    “小小……”

    忽然間,張曼對盧道了起來。

    “聽說你和我家的小云,是假裝男女朋友著。”

    “這……”

    盧小小臉上微微不好意思著。

    “曼姐知道了啊?”

    “他對我說得,怎么!你對他不滿意。”

    張曼問著盧小小。

    “曼姐!是他對我不滿意著。”

    盧小小無奈了一聲。

    “這……那我給你說說看,你這么好的姑娘,給他當老婆,那是他的福氣。”

    張曼對盧小小,感覺還不錯著。

    想要幫張云和盧小小正式撮合著。

    “呵呵……曼姐!強扭的瓜不甜。”

    盧小小對于張云這個男人。

    怎么說呢?

    應該算是,滿意著。

    盧小小對于男人的眼光一直很高。

    生命經歷到她現在的歲數,曾經在她生命中出現的男孩,還沒一個,能達到她如意郎君及格線的分數。

    這個張云嘛,及格線是到了,七八十分也是有的。

    等了這么多年,終于碰上了這么一個,自己還算滿意的男人。

    這對盧,自然是不能錯過的。

    盧小小可不想,再等幾年或者十幾年了。”知道了,走吧。“張曼拉著盧小小走出了眼前的廁所。

    坐上了那輛跑車,和張云一同回到了云都市第三人民醫院著。

    “晚上的時候,老時間我來接你。”

    回到了醫院門口,盧小小從跑車內,探出了腦袋對張云說著。

    “估計那時候,你那十二個客房丫頭,也處理掉了,到時候就把錢給你。”

    盧著話,朝著張云和張曼拜拜了一下,就開著車,離開了。

    盧小小對于自己的幫助,讓張云此時,對于這個丫頭,也是蠻尊重著。

    所以她對于自己揮手道別的話,張云也禮貌著示意了一下。

    “這丫頭不錯,你怎么沒心思,把她收了。”

    張曼站在張云的身邊,問著自己的侄子。

    “大姑!你只知其一,不知其二。”

    張云暗暗了一聲。

    “這女人做朋友,不錯,做情人,等于提前報銷自己生命的三分之一陽壽。”

    張云說著話,拉著自己的大姑,往醫院里走著。

    “你這孩子。”

    聽著張云的話,張曼嘴里笑了一下。

    此時的張云心里想著一件事情,心里煩躁著。

    “把大姑弄成了自己情婦這件事情,跟老爸老媽怎么交代啊。”

    張云心里苦惱著。

    不知道要不要把這樣的事情,對老媽老爸去說。

    “要是現在不說,以后被老爸老媽發現了,可就很難解釋了。”

    張云想打電話,提前告訴一下自己的父母,可是心里又沒勇氣著。

    “怎么了?小云。”

    此時的張曼,心情顯得超好著。

    以前在霸家做情婦的時候,張曼一年也難得出霸家幾回著。

    后來霸家的老爺死了,張曼出霸家的機會,就更沒有了。

    最近一個月的時間,張曼都是被關在霸家里面的,一步也沒出門著。

    如今來到了外面,張曼的心情可想而知了。

    是多么多么的興奮著。

    像一只自由了的小黃雀一般。

    飛舞在張云的身邊著。

    “我不知道,該怎么對老爸老媽提你的事情。”

    張云把自己的心事,說給了自己的大姑聽著。

    “我的事情。”

    張曼嘴里暗暗了一句。

    笑了起來——呵呵……有什么不好提的。

    張曼說道著張云。

    “親姑媽給親侄子,當老婆,都不是什么新聞著,我這遠方姑媽,給你當情婦,又怎么了。”

    張曼說道著張云。

    “你不敢提,我來說。”

    張曼說著話,就想從張云的口袋中,取過張云的手機著。

    “不,不,不,大姑,還是我自己來。”

    張云還是不敢,現在就對家里的父母,提起自己大姑的事情。

    “呵呵,也是,等你把二妹和小妹,也得到了手后,再把這樣的好消息,告訴大姐和姐夫著。”

    張曼說著話,就揉著張云的手臂,一臉幸福著,往眼前的醫院里走著。

    “二姑和小姑。”

    張云嘴里無奈了一聲。

    “怎么可能,我把三位姑姑都得到了手,老爸老媽還不把我罵死了。”

    心中苦逼的事情太多。

    張云沒空多想著。

    而是把自己的大姑,先領回了自己醫院的宿舍樓里。

    然后在自己宿舍的大床上,點著燈,讓自己的大姑好好趴著身體。

    把自己大姑身體下面的貞操帶,給取了下來。

    即使在那樣的情況下,張云也是費了老大的勁,才把大姑身上的貞操帶給取下來著。

    弄得自己大姑的身下,又像是洪水爆發了一般。

    濕潤的不行。

    幸好的是,剛才在公共廁所里,讓自己大姑,已經爽了一回。

    所以的話,這一次,張云的大姑,還是忍住了。

    沒有讓張云,再把她給上了。

    張曼躺在床上,上身一件白襯衫穿著,下面空空如也著。

    微微敞開著大腿的張曼,對著床邊的張云笑道——小云,看看你大姑的下面,有沒有劃傷什么的。

    “啥……”

    張云好不容易把自己大姑身下的貞操帶給取了下來。

    正點了一根煙,休息著。

    忽然自己的大姑,卻向自己提出了這樣的要求。

    “檢查,還要檢查大姑的身下。”

    張云心里暗暗想著。

    張云雖然接受了自己的大姑,讓她以后做自己的情婦。

    可是這樣的事情,張云打算,還是一步一步接受著。

    不想一步到位著。

    如今這給自己大姑,檢查身下這樣的事情,讓張云覺得,就顯得過于急進了。

    “大姑,干嘛要檢查身下啊?”

    張云顯得不懂著。

    “你大姑是一只高級情婦,高級情婦哪有對自己身下那部位,是不是還完美這樣的事情,漠不關心著?”

    張曼說道著張云。

    小手還打了張云后背一下著。

    “懶貨,快去檢查,自己的高級情婦,那有得手了,不好好檢查著的。”

    張曼說道著張云。

    同時的話,從床上找了一個枕頭,疊在了自己的屁股下面。

    然后讓自己的下半身拱起著,而下半身的雙腿,則是用力打開著。

    “用兩個手指,扒開了檢查,懂了沒有。”

    張曼對張云好好說道著。

    “里里外外都要檢查一邊,那些皮肉,都要翻出來檢查著,一定要到位。”

    怕張云對于這樣的事情,不上心著,張曼嘴里好好說著。

    “知道了,知道了。”

    張云心里無奈著。

    但是看看自己大姑那香艷的身下,心里又是熱血澎湃著。

    “哎,檢查完了,我還能控制住自己的啊?還不把大姑給上了啊。”

    張云暗暗了一聲。

    并不想,這么快把自己大姑給上了的,可是此時,也沒有辦法了。

    更多鄉村小說盡在

相關內容推薦:

Top
快乐时时彩是哪里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