論語 | 四海鯨騎 馬伯庸 馳騁 玄幻小說-四海文學網!
你的位置:首頁 > 野性鄉村 ? 正文

第93章 三個剛好

所屬目錄: 野性鄉村

長佩文學小說推薦:
    張云和盧笑笑著,往醫院大門口的方向走著。

    剛才在醫院食堂里,發生的那些事情。

    讓兩人的目光,交接在一起的時候。

    總是顯得不好意思著。

    “我竟然就真和她好上了。”

    張云心里無奈著。

    發生了那樣的事情,張云這個保守的男人,自然會對盧小小負責起來。

    “當著那么多人的面,揉了她,抱了她,還親了她,如此情況下,我不要她這個女人,可能嘛。”

    張云心里暗暗想著。

    “這可不是我的行事風格啊。”

    想著這些,張云就主動把盧小小這個女人,揉在了懷里。

    “你是想,讓我在外面,開個家庭,還是你主動搬到我醫院的家庭里來。”

    張云問著懷里的盧小小。

    “這……”

    盧小小也顯得挺為難著。

    盧小小是喜歡張云的,也愿意被張云把自己得到了。

    可是事情進展的太快了一些。

    讓她顯得措手不及著。

    “去你家住吧。”

    盧小小無奈了一聲。

    畢竟是快活世界的女人。

    跟著自己的男人,自然是跟姐妹們住在一起,為好的。

    “明天我就把家里的行李搬過去。”

    “呵呵……”

    聽著盧小小的話,看著盧小小此時對自己的態度。

    張云嘴里笑著。

    “現在的小小,才是我喜歡的小小。”

    張云嘴里暗暗了一句。

    “怎么?以前的我,你就不喜歡了。”

    盧小小白了張云一眼著。

    “喜歡是喜歡,不過太過暴力了一點。”

    因為是認定了的女人,張云也不客氣著。

    揉著盧小小的時候,大手就往盧小小的屁股上,放著。

    喜歡的時候,就揉幾把著。

    張云這種揉抱女人的方式,在快活世界,顯得很正常著。

    一般的夫妻,都是這樣的。

    老公揉著老婆,這樣走在馬路上的時候,喜歡了,就可以捏幾把自己老婆的屁股,玩著。

    “你……”

    盧小小顯然有些,不適應這樣的方式。

    被張云捏了幾把屁股肉后,臉上有些不愿著。

    可想著,這又是快活世界的傳統。

    老公們,都是這么揉老婆的。

    老婆們也是喜歡老公們,這樣揉自己的。

    如此風俗下,盧小小要是反對著,就顯得太過另類了一些。

    “哎!成了人妻,就是不好,被男人說騎就騎了,說玩就玩了。”

    盧小小無奈著。

    為著學好人妻,只能是把自己身上,一些不好的品性,從自己的身上去除著。

    正在往醫院門口走去的兩人。

    忽然在來到醫院門口的時候,發現了兩個美女,站在了醫院門口的位置。

    “又是她哎。”

    盧小小一看越月,嘴里興奮了起來。

    盧小小知道這個越月,是個性格爽朗的女孩,和她有些像著。

    所以這樣的女孩,盧小小看著就喜歡。

    不過在看了越月身邊的那個女孩一眼后,盧小小嘴里吃驚了起來。

    “不會是嬌若雨吧。”

    “嬌若雨。”

    張云顯得不懂著。

    “就是那個美女航天員,國民調查,九成九的男人,都想要娶回家的女人。”

    盧道著張云。

    興奮的身體,從張云的身邊跑了出去。

    朝著嬌若雨的面前走著。

    “你是嬌若雨嘛?”

    盧小小嘴里暗暗問著。

    等看清了嬌若雨的容貌后,嘴里興奮了起來。

    “真的哎……”

    嬌若雨看著盧小小的反應,暗暗對她噓了一聲。

    “別激動,你一激動,很容易就會把人引過來的。”

    作為全國性的名人,嬌若雨很怕被很多人圍著要簽名,這樣的事情。

    “噢,噢,噢……”

    盧小小點著頭,表示明白著。

    張云站在越月的面前,看著一邊自己的老婆,和嬌若雨面對的情況。

    嘴里暗暗一笑。

    嬌若雨是誰,張云自然知道。

    雖然穿越到這個世界,也沒多長的時間。

    可是畢竟是附身過來的,原來在這具軀殼里保留的一些記憶,張云都是繼承著。

    在這些記憶中,就有這個嬌若雨的印象。

    “美女航天員,絕對的美,絕對的艷。”

    這些就是張云腦海中,對于嬌若雨這個女人的記憶。

    面對著這些記憶,張云自然很想和這個嬌若雨了解一翻。

    搞不好的話,張云還真有機會把嬌若雨給泡了。

    可是此時的張云,感情的生活,顯得太多了。

    盧小小是一個,盧小小的母親和青姨,又是一雙,還有自己的兩個姑姑。

    因為有得到了自己大姑的經驗,張云怕自己的感情,到時候也要分給自己這兩個姑姑一下。

    還有的話,眼前的越月。

    這個對自己癡心的女人。

    這么多女人,這么多感情,交雜著。

    張云身體上,自然是可以應付過來著。

    再多一倍,張云也能擺平著。

    可是情感上,張云已經有些疲憊了。

    張云也是一個正常的男人。

    正常的男人,一次和那么多女孩子談戀愛,他也會感覺累,感覺應接不暇著。

    張云感覺,一個男人,一次性和三個女孩,一起談戀愛的話,顯得剛剛好。

    女孩多了,自己的情感,就不夠用了。

    就會對不起,這些對自己付出了真心的女孩了。

    因為自己和她們的情感交流中,自己能給她們的,只是自己情感的一小部分。

    而不是絕大部分。

    連三分之一都不到。

    張云想要的感情,是深情熱戀的感覺。

    不是這種蜻蜓點水般的,薄情寡義。

    所以,張云暫時不想,再開展出什么新的戀情來。

    “先把身邊的幾個,搞定了再說。”

    張云心里認為著。

    哪怕這個新出現的對象,是全國男人都很喜歡的女航天員。

    張云想著這些,就饒過了眼前的越月,朝著醫院大門的方向走著。

    眼里不僅沒有越月著,也沒有哪個美女航天員嬌若雨著。

    就似乎把她們兩個,當成了空氣一般對待。

    “小小。”

    繞過了越月,張云嘴里嘀咕了一聲。

    示意著盧小小跟上他。

    “這……”

    盧小小沒想到,自己的男人,不僅對越月這么冷淡著,就連對嬌若雨也是一樣,無比冷淡著。

    “老公!若雨哎……”

    盧著話,無奈著,朝著張云身邊跟了過去。

    畢竟她是張云的女人,跟著自己的男人,是她的本分。

    “張云。”

    此時此刻的越月,真的生氣了。

    她沒有想到,張云的無情,會達到這樣的一種地步。

    越月發話了,張云不得不停下了腳步,轉頭看著她。

    “我在你的心里,就這么不待見嘛?”

    越月質問著張云。

    嬌若雨也是一樣,她心情顯得氣憤著,走到了自己表妹的身邊。

    同樣用嚴厲的目光,看著張云。

    嬌若雨從張云剛才盯視她的眼神中,看得出來。

    對方知道著自己的身份,同時看她的眼神中,也會社會上別的男人一樣,會冒出濃烈的神采。

    這也說明,這個男人對于自己的容貌和身材,是喜歡的。

    可是即使在這樣的情況下,他竟然選擇無視著自己,從自己的身邊,饒著走開了。

    這一點,她是完全沒有預料和接受的。

    “這個男人,太可惡了。”

    嬌若雨心里暗暗想著。

    嬌若雨從來沒有像現在這般,對一個男人感覺厭惡著。

    從來也沒有著。

    憤怒的目光,從她的眼神中,射了出來,凝視在張云這個男人的身上。

    那目光就像雷達掃描線一般,把張云這個男人,掃描在了她的心中。

    讓她心里,深深記住了這個男人。

    張云對著越月和嬌若雨,微微一笑。

    算是打過了招呼。

    “你我的身份,是不可能在一起的,所以在你我正式產生相互吸引之前,大家撇清一點的話,大家心里也會感覺舒服著,非一定要,真的糾纏在一起后,然后被雙方的對立面影響,而相互傷害著嘛。”

    張云對越月說道著。

    “你……你……你錯了。”

    越月對張云說著。

    “你以為你師傅和我哥哥的關系是那樣的,其實不是的,是你想錯了。”

    “想錯了。”

    張云嘴里暗暗了一聲。

    看著越月在說這些話的時候,目光中的淚水。

    嘩啦啦的流著。

    看著這些,張云心里也不好受著。

    一個如越月這般,清麗可愛的女孩。

    對自己表達著真情,是男人,哪個不心動著。

    只是因為自己師傅的原因,張云不敢心動著。

    張云無奈著,從盧小小那里,要了一包紙巾,走到了越月的面前。

    從紙巾盒里,拿出了一塊,交到了越月的手中。

    “別哭了,我明天有機會的話,就問一下我的師傅,問問他,介意不介意,我和你在一起。”

    “要是真不介意的話,我們就試試吧。”

    張云知道,越月是一個很不錯的外科手術女醫生。

    這樣的一個女醫生,作為自己以后的手術助手,同時兼老婆的話,是一種很不錯的選擇。

    要不是因為自己師傅的原因,在越月第一次向自己表白的時候,張云就會考慮著,和對方接觸幾下。

    越月拿著張云交過來的紙巾,并沒有擦臉上任何的淚水著。

    只是又怨又恨的看著張云。

    “真的嘛,你真的愿意問一下嘛?”

    越月問著張云。

    感覺自己在問這樣的問題時,自己的高傲,在張云的面前,跌了個粉碎。

    可此時的越月,就像那社會上,無數的癡情女子一般,在自己喜歡的男人面前,可以放棄著自己的一切。

    包括自己驕傲了二十幾年的女性自尊。

    可以讓張云無情的踐踏,只要張云真的愿意接受自己。

    “恩……”

    張云見越月,自己不主動擦著淚水。

    自己就拿著手中的紙巾,幫著擦著。

    “這位航天員大姐,不我了,你這樣的形象,要是被人拍了,掛在上,不知多少男人,要砸我家的玻璃了。”

    張云擦著越月眼角淚水的同時,也對一邊的嬌若雨說道了一句。

    張云這一句,讓一邊的嬌若雨心里醒轉了過來。

    臉上害羞著,對著張云白了一眼。

    嘴里還說道著——你這個壞男人。

    更多鄉村小說盡在

相關內容推薦:

Top
快乐时时彩是哪里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