論語 | 四海鯨騎 馬伯庸 馳騁 玄幻小說-四海文學網!
你的位置:首頁 > 野性鄉村 ? 正文

第95章 我的好青姨

所屬目錄: 野性鄉村

長佩文學小說推薦:
    “喲!叫得還蠻像那回事的嘛。”

    聽著盧小小嘴里的叫聲。

    張云嘴里笑著。

    手指也在盧小小身下的肉點上,玩來玩去著。

    滑滑的肉點,玩起來,顯得靈活著。

    就像一顆qq的彈珠一般。

    “壞蛋,壞蛋,就是這樣,一直滑下去,對,對……”

    盧著話,身體趴在張云的懷里,幸福了一回。

    小小的身體,也在張云的懷中,微微顫抖著。

    “呵呵!真沒想到,這個家伙,身下的玩意厲害,手指上的功夫,也這么厲害著。”

    盧小小趴在張云的肩膀上,心里傻傻想著。

    “我舒服了,你要不要舒服一下啊。”

    盧小小把自己身下的內褲,重新穿好了。

    目光看了一眼,張云身下的玩意。

    “不了,你那,呵呵……肯定是不行的。”

    張云嘴里笑笑,就從跑車中鉆了出去。

    朝著盧小小母親玉芬的家里走了進去。

    “你……”

    從跑車中出來的盧小小,聽著張云的話,嘴里氣著。

    “人家是大姑娘,小嘴能好用的嘛。”

    盧小小嘟著小嘴,朝著張云的方向追了過去。

    張云和盧小小,熟門熟路著,走進了玉芬的家里。

    叮咚幾下門鈴后。

    青姨從房間里出來了。

    “小姐,姑爺。”

    青姨對著張云和盧小小稱呼著。

    今天的青姨,穿了一件大紅色的緊身連衣裙,頭上的發,也是高高盤起著。

    身下很高鞋跟的高跟鞋穿著。

    讓她身后的肥臀,扭動起來,顯得別樣味道著。

    “青姨,特意為我打扮的吧。”

    張云也不怕什么著。

    身邊的盧小小已經是自己的女人了。

    在自己女人面前,調戲自己喜歡的另外一個女人,在快活世界中,顯得很正常著。

    “誰要為你打扮啊。”

    青姨白了張云一眼著。

    身下的大肥臀,更加快速著扭動了起來,往前面的房間里走去了。

    看著青姨那大大的肥臀,快速扭動的樣子,張云心里很有感覺著。

    “媽的,好一個**青姨,老子就喜歡。”

    張云對著身后的盧小小抱歉一笑,自己就往青姨的身后追了上來。

    “青姨,瞧你,穿了這么高的高跟鞋,走這么快干嘛了。”

    張云穿著平底鞋,青姨穿著高跟鞋,兩人走路起來。

    自然張云快著。

    沒等青姨走多遠。

    張云就在一處花草拱門下,把青姨的小手給抓住了。

    “你干嘛了,姑爺。”

    青姨在張云的面前,微微掙扎著。

    “青姨,你不喜歡我了。”

    張云可不客氣著。

    看著打扮得騷氣濃濃的青姨,心里知道她,就是想要此時此刻,勾引著自己。

    “女人這東西,就是要好好玩一下,才肯承認喜歡你著。”

    張云心里暗暗想著。

    就把青姨的身體,推到了旁邊的拱門旁。

    緊身的裙子,穿在身上,高高的高跟鞋,踩在腳下。

    如此情況的下的青姨,被張云控制著,只能是乖乖聽話著。

    叫她去那,就去那著。

    “干嘛啦。”

    青姨暗暗了一聲。

    身體正面著,被張云推到了拱門之上。

    “青姨,讓我摸摸你的大屁股,我最喜歡的就是青姨的大屁股了。”

    張云說著話,就把大手放在青姨的大屁股上,按著。

    肥肥的大屁股,在緊身裙子的包裹下,顯得是那么凸出著。

    “真好,摸起來真舒服著。”

    張云的雙手,按在青姨的兩塊臀瓣上。

    用力按著,用力玩著。

    凸出的臀肉,在手掌中,讓張云感受到了,無比美妙的手感。

    “真好摸,青姨的大屁股是我摸到現在,最好摸的大屁股了。”

    張云嘴里感慨著。

    大手就在青姨的大屁股上,用力拍打了幾下。

    “啪啪啪……”

    的聲音,從青姨的大屁股上,發了出來。

    “來,青姨,小舌頭。”

    張云拍完了青姨的大屁股,繼續用大手,按著青姨的屁股玩著。

    大嘴的話,也朝著青姨的小嘴旁湊著。

    “不要……”

    青姨明明被張云玩得有些動情了。

    可是身為長輩的害羞,還是讓她選擇和張云不配合著。

    “青姨。”

    張云嘴里暗暗了一句。

    一個手指就在青姨的臀縫中,用力刮了一把。

    “要死了,冤家。”

    這一把,把青姨整個身體,都刮軟了。

    趁著這樣的機會,張云的大嘴終于堵住了青姨的小嘴。

    十幾年沒被任何男人享用過的小嘴,如今再次被享用著。

    讓青姨的整個神魂,都顛倒了起來。

    “冤家,我的小冤家。”

    青姨終于淪陷了。

    雙手愛撫著張云的臉頰,小嘴努力和張云舌吻著。

    身下的大屁股,也是甘心著,被自己的小冤家,玩弄了起來。

    “玩吧,玩吧,我的小冤家,青姨的一切,都是你的。”

    青姨心里暗暗想著。

    目光癡癡的看著張云。

    “呵呵……”

    盧小小沒有辦法,因為要去自己母親家里,一定要經過眼前的這道花草拱門。

    要是可以不經過的話,盧小小一定會選擇不經過著。

    如今沒了辦法,只好笑著,出現在張云和青姨的身后。

    “小姐!”

    看到了盧小小,青姨忙是從張云的懷里掙脫了出來。

    “青姨別慌。”

    盧小小嘴里笑著。

    “車上的時候,我男人身下的玩意,就一直鱉著,我的小嘴沒用,所以很難給我男人,用來爽著。”

    “青姨,你現在正好,把小嘴給我男人用用吧。”

    “什么啊。”

    此時的青姨,心里還是慌張著。

    “呵呵!青姨。”

    盧小小嘴里笑著。

    走到了青姨的身邊,把自己的青姨,按跪了下去。

    “你是我們家的人,他是你的姑爺,給姑爺用用小嘴又怎么了。”

    盧著。

    蹲著身體,就把自己男人身下的褲頭,給拉了開來。

    然后小手從張云的褲頭里,抓出了那巨大的東西。

    “呀,好腥啊。”

    聞著張云那東西上的味道,盧小小嘴里暗暗笑著。

    “青姨,拿著。”

    盧小小小手一轉,把自己手中的東西,放到了自己青姨的小手中。

    “這……小姐。”

    青姨一時間,不知道,該怎么辦了。

    盧小小的話,則是推了一下自己的男人,示意著自己的男人,快上著。

    經盧小小的示意,張云忙是醒轉了過來。

    大手抓住了青姨腦袋后面的頭發。

    “青姨,不好意思了。”

    張云嘴里笑著,控制著青姨的小嘴,弄上了自己的玩意。

    “青姨,不錯嘛,小嘴能吸這么深著。”

    張云暗暗了一句。

    感受著身下青姨小嘴的妙處。

    “青姨,還行不行啊,能不能再弄進去一些啊。”

    張云說著話,頂著自己身下的玩意,控制著青姨的小腦袋。

    然后一點一點,把自己那玩意,往青姨的小嘴里送著。

    “我靠!全部啊。”

    看著自己那玩意,全部消失在了青姨的小嘴中,張云嘴里吃驚著。

    “呵呵,老公,你慢慢玩,我先進去了。”

    看著自己的男人,玩著自己青姨的小嘴,很高興著。

    一邊的盧小小,臉上也是開心著。

    拍了拍張云的肩膀后,就往遠處的院落,走了過去。

    “恩,恩……”

    青姨的小嘴,畢竟好久,沒服侍過男人了。

    當她小嘴,容納著張云那玩意,大概半分鐘的時間后,她就顯得受不了著。

    雙手推著張云的胯部,把自己的小嘴,從張云那玩意的堵塞中,解救了出來。

    “咳咳咳……”

    青姨在一邊咳嗽著,嘴里各種液體,不停被她咳了出來。

    “你這孩子,你要捅死你青姨啊。”

    青姨白了張云一眼,小手打了張云身下那玩意一下著。

    “也不知道,是怎么長得,竟然就這么大著。”

    青姨說著話,好好跪好在了張云的身下。

    雙手壓抓好了張云雙腿相應的部位。

    做好了準備后,青姨對張云說道——來吧,用你青姨的小嘴吧,輕點用啊。

    “火急火燎的,算什么回事。”

    “哎,青姨。”

    張云嘴里笑著。

    抓著青姨的頭發,就把她小嘴,送了過來。

    青姨這一次有了準備,所以張云那東西,送到了她小嘴的最里面,都是顯得順順當當著。

    張云直來直去的,在青姨的小嘴中,爽了幾次。

    嘴里暗暗說道——可以啊!青姨,都有高級情婦小嘴的感覺了。

    感覺用起來好。

    張云也就不客氣了。

    再說了,張云在夸獎青姨小嘴好用的時候,青姨的臉上,也是笑容滿面著。

    一看,就是狀態很好著。

    “不錯,不錯,好小嘴,讓老子好好用用。”

    張云說著話,就抵著青姨的小嘴,在拱門的柱子上。

    自己的話,頂著自己的胯部。

    把青姨的小嘴,往那拱門上。

    咚咚咚……的頂著,用著。

    弄得那頭上的拱門,都是晃來晃去著。

    “青姨,老子狀態來了,頂你一分鐘能行嘛。”

    張云干著干著,就來了感覺。

    大手抓著青姨腦袋后面的頭發。

    把自己那玩意,全部弄進了青姨的小嘴里面。

    “恩……”

    青姨堅定的眼神,看著張云著。

    一副視死如歸的樣子。

    示意著張云,就頂她小嘴一分鐘著。

    “行就好,讓老子我,就好好頂頂了。”

    張云雙手抓著青姨的后腦勺,把青姨的小嘴,用力往自己的胯部壓著。

    “媽的,真爽,那東西,擠在女人喉嚨里,就是爽啊。”

    張云心中感慨著。

    “青姨的喉嚨,還收縮來收縮去著,好像故意在調戲我那東西一般,呵呵。”

    張云怎么明白,此時的狀態下,青姨的喉嚨,要是不收縮著,她可就要窒息而亡了。

    成了有史以來,第一個被干小嘴,干死的女人。

    更多鄉村小說盡在

相關內容推薦:

Top
快乐时时彩是哪里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