論語 | 四海鯨騎 馬伯庸 馳騁 玄幻小說-四海文學網!
你的位置:首頁 > 野性鄉村 ? 正文

第97章 和丈母娘的實驗

所屬目錄: 野性鄉村

    “媽,該不會是你也動心了吧。”

    張云在玉芬的耳邊,暗暗說著。

    “說什么呢?熊孩子。”

    玉芬臉上又是羞,又是氣著。

    “哎,倒真不錯,媽!不如我們給小云,做母女老婆吧。”

    盧小小適時著加入了進來。

    “你也喜歡小云,又喜歡跟他鬧著,再說了,你以前就說過,以后等我嫁人了,也想跟我住在一起的話。”

    盧著。

    “我是說,就住在你男人家的旁邊房間里,可不是跟你男人一塊住著。”

    玉芬說著自己的女兒。

    目光白了自己女兒一眼著。

    “玉芬姐!小小的話,倒不是沒有道理啊,你可以好好考慮一下。”

    青姨此時,也勸著玉芬。

    “連你也這樣說。”

    聽著青姨的話,玉芬也是白了青姨一眼著。

    “好了,好了,你們兩個別鬧,只是說笑的話,說得好像真的一樣。”

    張云假意說道著盧小小和青姨著。

    “是嘛,只是說笑的話,你們兩個就認真起來了。”

    玉芬也是說著。

    心里亂得很。

    給張云做母女老婆這樣的事情。

    怎么想,都是蠻靠譜著。

    可就是先入為主著。

    玉芬把張云,看成了是自己的兒子一般。

    在這樣的感覺下,玉芬就無法不多想著。

    看著玉芬臉上,為難的表情。

    張云對盧小小和青姨示意了一下。

    讓她們暫時到了一邊的房間里待著。

    “我跟媽,說句貼心話。”

    張云說著話,就把玉芬拉倒了房間的一邊。

    而盧小小和青姨的話,則是走到了旁邊的房間里面。

    “媽!你不會是真想了吧。”

    張云問著玉芬。

    “什么嘛。”

    玉芬嘴里不好意思著。

    “我看你臉上這么為難著,應該是有心,跟小小,一塊做我的母女老婆著。”

    張云嘴里大膽猜測著。

    “怎么可能,沒有的事。”

    玉芬嘴里說著話,臉上顯出違心的感覺。

    “還說沒有可能,我一看,就感覺出來了。”

    張云說道著玉芬。

    “媽,我可是把你當親媽一樣看待著,你心里有事,你得對我說,我們母子兩人,商量著辦。”

    張云臉上顯得誠懇著。

    “你,你真把我當親媽一樣看待啊?”

    玉芬暗暗問了一聲張云。

    “那當然了,我第一次見你的時候,就感覺你特親著。”

    “呵呵……”

    聽著張云的話,玉芬嘴里笑著。

    “小屁孩,你媽也是一樣,第一次見你,就和你親著,把你啊,都當成了親兒子一般。”

    玉芬說著話,把張云輕輕揉住了一下。

    “媽……”

    張云的話,也是在玉芬的胸口上,暗暗說道了一聲。

    “哎……”

    玉芬嘴里答應著,幸福的答應著。

    “媽!你說,心里到底有什么為難著,告訴兒子。”

    親密過后,張云問著玉芬。

    “我和小小,給你做母女老婆,這事我心里覺得,是蠻靠譜著。”

    玉芬說著話,臉上微微紅著。

    “你嘛!嘴巴油了一點,但人絕對是好人,給你做老婆,媽是打心眼里愿意著,可是媽對你感覺太好了,已經把你當親兒子一樣看了。”

    “你說,那有給自己親兒子當老婆的老媽。”

    “這……”

    張云沒有想到,玉芬心里的擔心,是這個。

    張云點了點頭,表示明白著。

    “媽,我知道了,你原來擔憂的是這個啊。”

    “媽,我老實跟你說,我也是很想把你當老婆著。”

    張云嘴里也坦白著。

    “你看你的身材,和你的容貌,說你和小小是母女老婆,誰會信啊,說出來,人家一定以為是我們在騙他們,說你們倆是姐妹老婆才對。”

    “再說了,我看到你的第一眼,除了感覺你親切外,也對你一見鐘情了。”

    張云說著話,伸手撓著頭。

    顯得不好意思著。

    “你這熊孩子,竟然有這么的鬼主意。”

    聽著張云的話,玉芬臉上假裝生氣著。

    對著張云,轉過了身體著。

    “媽,我跟你說得可是真心話,我對你的喜歡,比對小小的還多。”

    張云說著話,就把玉芬給抱住了。

    用力的抱住了。

    “你這熊孩子,干嘛呢?”

    玉芬臉上害羞著。

    雙手微微掙扎。

    “媽,你就讓我抱你一會兒嘛,我早就想抱你了。”

    “你都不知道,我對你有多喜歡著。”

    張云嘴里暗暗說著。

    表露著自己心里,對于玉芬的真情。

    “你……”

    玉芬對于張云,那也是有喜歡的。

    除了對兒子一般的喜歡外,也有對男人一般的喜歡。

    所以在張云嘴里的懇求下,就默認著張云,把自己抱住了的事情。

    “你這孩子,你讓媽,以后到底怎么辦嘛。”

    玉芬心里也沒了主意。

    對著張云發著小女孩一般的脾氣著。

    “媽,能怎么辦啊?你做我老婆,不就行了嘛。”

    “你看你也喜歡我,我也喜歡你著,小小也喜歡我著,你們兩個一塊給我做老婆,不是蠻好的事情嘛。”

    “可是人家把你當親兒子看,你也把我當親媽一樣看著。”

    “這樣的情況下,我們談戀愛,能行嘛,會不會感覺別扭啊。”

    玉芬顯得沒有信心著。

    “玉芬!那我們做個試驗,要是試驗通過了,你就做我老婆。”

    張云對玉芬說道著。

    畢竟要戀愛了,張云對于玉芬的稱呼,只能改變了。

    “試驗?”

    玉芬不明白著。

    還沒等玉芬明白過來。

    張云的大嘴,就吻住了玉芬的小嘴。

    用力的吻著。

    “恩……”

    玉芬身體在張云的懷里,微微掙扎著。

    張云的話,也沒顯得暴力著。

    就用自己的嘴唇,輕輕磨動在自己丈母娘的小嘴上。

    一邊磨著,嘴里一邊輕輕喊著——玉芬,喜歡嘛。

    “這……這……”

    玉芬心里激動著,說不出話來著。

    “喜歡女婿這么吻你嘛?”

    張云繼續說著。

    “我的兒,恩。”

    玉芬沒有想到,和自己的女婿,接吻,會是一件這么快樂的事情。

    吻著,吻著,身體都會微微顫抖起來著。

    全身的血液,似乎都要沸騰了。

    所以就幸福的答應了一聲。

    “來,玉芬!把小舌頭伸出來,讓女婿添添。”

    張云要求著玉芬。

    “這……”

    玉芬有些為難著。

    “玉芬,剛才只是小實驗,舌吻才是正式的,要是我們舌吻起來很舒服的話,那我們的事,就靠譜了。”

    “再說了,玉芬,你我心里彼此,認為彼此是親兒子親媽,但是我們的血液里,流淌的并不是同宗的血,所以在倫理上,不會有任何問題的。”

    聽著張云的話,看著張云深情的目光。

    玉芬默默點頭著。

    “恩,我聽你的,實驗就實驗。”

    玉芬說著話,把自己的牙關打開著。

    然后小舌頭,微微露了出來。

    “來吧,好女婿,我的小舌頭,就交給你了。”

    “哎,玉芬。”

    張云點了點頭,大嘴張開著,把自己丈母娘小嘴里的舌頭,含住了。

    輕輕吸允著。

    張云吸允著玉芬的小舌頭,玉芬的小舌頭,也交纏在張云的大舌頭上。

    “我的好女婿,這……”

    每一次和張云大舌頭的摩擦。

    玉芬的身下,都會**橫流一翻著。

    刺激的神經,更是把玉芬的情緒,調動到了很高的位置上。

    就像吸了毒一般,嘴里呼吸急促著。

    三分鐘時間的舌吻后。

    張云的嘴巴主動和玉芬的小嘴分開了。

    “不要,女婿。”

    玉芬嘴里不舍著。

    身體再次反撲到了張云的懷里。

    短短幾分鐘的舌吻,玉芬已經喜歡上了,和自己女婿,做這樣的事情。

    “玉芬!實驗結束了啊。”

    張云提醒著玉芬。

    “這,這,這……”

    玉芬嘴里不好意思著,身體就和張云的身體分開了。

    “玉芬,現在的話,讓我看看,實驗的結果,到底怎么樣?”

    “實驗的結果?”

    玉芬不懂著。

    “來,玉芬!很容易檢驗的。”

    張云說著話,把玉芬的身體,在自己的面前反轉了過來。

    然后輕輕撩開了玉芬身下的裙擺。

    打算把自己的大手,往玉芬的內褲上,感受著。

    “女婿,你干嘛。”

    玉芬嘴里急著,雙腿馬上并攏著。

    大手也把大腿上的裙擺,收攏到一起著。

    “玉芬!能干嘛啊,看看你那里,到底濕了沒有,要是濕了,又是濕到什么樣的程度,要是很濕很濕的話,就說明我們很適合做夫妻啊。”

    “這……這……不可以檢查的。”

    玉芬嘴里急著,自己的事情,自己知道著。

    “玉芬的意思,是一點也不濕啊。”

    張云嘴里故意無奈了一聲。

    聲音中顯得很沮喪著。

    “什么啊,濕了一點,一點點拉……”

    玉芬嘴里示意著。

    怕傷了自己女婿的心。

    “濕了啊。”

    張云嘴里激動了一聲。

    “那玉芬,你就讓我看看。”

    張云說著話,又要對玉芬動手了起來。

    “有什么好看的拉,就一點啦。”

    “玉芬,這可是關系到,你和我,到底能不能當夫妻的事情,要是很濕很濕的話,那說明你是很喜歡我的,那我肯定要跟你結婚了。”

    “這……”

    張云的話,讓玉芬聽著,感覺很有道理著。

    “是呀,我下面很濕很濕的話,說明我是很愛很愛這個女婿的,所以被他知道的話,也是讓他明白我對他的一片癡情了。”

    玉芬心里暗暗想著。

    “可是,濕成那樣,要是被他知道了,說不定把我看成了一個很淫蕩的岳母了,會不會看不起我啊?”

    玉芬心里矛盾著。

    即想要讓張云知道,自己對于他的一片真情。

    又怕張云誤會她是一個蕩婦著。

    “這可怎么辦呢?”

    玉芬心里急著。

    更多鄉村小說盡在

推薦閱讀:鄉村艷婦
標簽:

相關內容推薦:

Top
快乐时时彩是哪里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