論語 | 四海鯨騎 馬伯庸 馳騁 玄幻小說-四海文學網!
你的位置:首頁 > 野性鄉村 ? 正文

第98章 女兒來檢查

所屬目錄: 野性鄉村

長佩文學小說推薦:
    “怎么了?玉芬!有什么為難的地方嘛?”

    張云看著玉芬臉上的難色。

    問著對方。

    “可不要說是,我和你舌吻了那么長的時間,你的身下,就濕了一點點吧。”

    張云一副,對于自己岳母是不是喜歡自己,顯得懷疑的表情,露了出來。

    “不是的,不是的。”

    玉芬嘴里急著。

    “我可是很喜歡這個女婿的。”

    玉芬心里暗暗想著。

    “可要是不給這個女婿,看我身體里面的情況,他就要懷疑我對于他的愛了。”

    “這可怎么辦啊?”

    玉芬心里急著。

    玉芬顯得很著急著。

    可是又不想把自己身下淫蕩的一面。

    讓自己的女婿看到著。

    “那讓我女兒,來給我檢查好不好。”

    玉芬嘴里無奈著,想到了這么一個主意。

    “讓小小來檢查。”

    張云嘴里暗暗了一聲。

    “也行,不過得讓小小給你拍張照片。”

    “啥,還要拍照片,在我哪里拍。”

    玉芬嘴里驚訝著。

    “是呀,萬一她袒護自己的媽媽,騙了我,我可怎么辦。”

    張云一副氣呼呼的樣子。

    “這……行吧,拍就拍。”

    玉芬接受著。

    此時此刻,她也只能接受了。

    很快,張云把隔壁房間的盧小小叫了過來。

    拉著她到了一邊,小聲在盧小小耳邊嘀咕著。

    告訴著她,到底怎么一回事。

    “要死了,拿手機拍我媽媽這里,就你想得出來。”

    盧小小從張云的手中,接手著張云的手機。

    “哎,小小,錄像也拍一下,你媽媽那里,我也想看看著。”

    張云拍了拍盧小小的屁股,示意著她。

    “你可真是一個禽獸女婿。”

    盧道了張云一聲。

    拿著張云的手機,就來到了自己母親的面前。

    “媽!來吧。”

    盧小著。

    “媽也真是的,不就是給自己的女婿,看看那里嘛?別的岳母,對于這樣的事情,都是很爽快著,只要自己是無主的女人,女婿過來住一晚的時候,都主動陪睡著,你可好,都是無主的女人了,讓自己的女婿,看一下那里,都不行著。”

    盧道著自己的母親。

    說得玉芬低下了頭去,顯得很不好意思著。

    盧得話,是實情。

    一般岳母,只要沒主的。

    女婿上門的話,只著自己的岳母,身下硬了。

    可以直接把岳母,翻到沙發上或者地板上,給上了的。

    哪有她這樣的,這個不行,那個不行,還給自己的女婿,提了那么多的條件。

    “我……”

    玉芬想著這些,心里也是怨著自己。

    “媽不是放不開嘛。”

    “放不開,放不開,你看看你,下面,放得多開。”

    盧小小撩開了自己母親的裙擺。

    看著自己母親身下的情況。

    像是洪水爆發過的情況,讓盧小小嘴里笑著。

    “我……”

    玉芬無奈著。

    “大腿打開一點,我給我男人,多拍幾張照片,讓她知道,你有多愛他。”

    盧道著自己的母親。

    拍著自己母親的大腿,讓她打開著。

    “哎,哎,哎……”

    被自己女兒說道到現在。

    玉芬也是沒了辦法,只好聽話著。

    “照片拍幾張,錄像也拍幾段啊。”

    盧道著。

    “你這身下的情況不錯,我男人看了,心里肯定會喜歡的,知道你是很喜歡他,下面才流那么多水著。”

    盧著話,手指翻開著自己母親身下的部位。

    “小小,你干嘛呢?”

    感受著自己身下的情況,玉芬嘴里急著。

    “干嘛,讓我男人看仔細一點啊,所以給你里面的情況,也拍著,再說了,你和我做了母女老婆后,我添添你那里,你添添我哪里,都是應該的,翻一翻你這里,怎么了。”

    “你……”

    被比自己年紀小那么多的女兒,如此說道著。

    玉芬感覺臉上火辣辣著。

    顯得一點尊嚴也沒有著。

    遠處站著的張云,聽著盧詞,嘴里也是發出了撲哧……一聲,笑了起來。

    在自己母親的身下搗鼓了十來分鐘的時間后。

    盧小小終于把自己母親身下的情況,里里外外,都拍了清楚著。

    然后的話,盧小小拿著那手機,就走到了張云的面前。

    “拿著。”

    盧小小一拋,就把那手機交到了張云的手里。

    “看看吧,里面可都是特級照片和特級影片著,包你滿意。”

    “是嘛。”

    張云嘴里暗暗說著,打開著自己的手機欣賞著。

    第一張玉芬身下的特寫,讓張云看著,嘴里就是暗暗一聲——我靠,這么精彩啊。

    “小小,跟你媽學啊,你媽的身體,那整一個暗流涌動啊,是男人,估計沒一個不喜歡的。”

    張云翻著那些照片和錄像,心里開心著。

    同時的話,朝著玉芬身邊走了過去。

    看著自己的女婿,看著手機,微微淫笑的樣子。

    玉芬白了張云一眼。

    “笑什么呢?大壞蛋。”

    “呵呵,能笑什么啊?笑我得了一個大美女啊,而且還是一個大毛桃美女,你看看。”

    張云說著話,把手機中的照片,給玉芬看著。

    “是不是大毛桃,你看看。”

    張云指了指,手機照片上的情況,問著玉芬。

    玉芬看著那手機照片上,自己濕漉漉的身下。

    整個小臉,都紅了。

    “還說只是濕了一點點,這哪是濕了一點點啊,簡直就是洪水沖刷過的嘛。”

    張云嘴里故意說著。

    “你就埋汰人家吧,人家好歹也是你的岳母。”

    玉芬嘴里氣著,小手不停在張云的懷里打著。

    “哎,哎,哎,媽!我這個女兒還在這里了,你就跟我自己的女婿這么打情罵俏了。”

    盧笑著自己的母親。

    “怎么了,我就愿意了,我就愿意和我自己的女婿好了。”

    玉芬也放得開了。

    什么也不管著。

    就在自己女兒的面前,把自己的女婿給揉住了。

    還主動親了一下著。

    “對,對,對,把女兒的老公搶了,有魄力。”

    張云說笑著,抓著玉芬的小手。

    “呵呵,呵呵……”

    此時此刻,房間里的盧小小和玉芬,都是傻傻的笑著。

    “那我和我女兒,就做你家里的一對母女老婆了。”

    玉芬對張云說道著。

    “恩……行吧。”

    張云一副勉為其難的樣子。

    那樣子,惹得玉芬和盧小小嘴里都是笑著。

    兩女的手指,幾乎同時,推著張云的腦門著。

    嘴里也是同時喊出了一聲——德行。

    “對了,得了我,你也得把小青給帶上。”

    玉芬嘴里的小青,指的就是青姨。

    “呵呵,我的好岳母,你就放心好了,青姨的事情,我有數。”

    “有數也得抓把緊啊。”

    玉芬還想說道著張云幾句,卻把自己的女兒拉到了一邊。

    說道了起來。

    耳語了幾句后,玉芬顯得恍然大悟著。

    “什么,小青已經跟了你了。”

    “這……”

    玉芬顯得難以相信著。

    “那是不是,剛才小青主動勸我跟你,也是你安排的。”

    玉芬忽然之間變得聰明了起來。

    可是現在變聰明,已經沒用了。

    “對啊!別說是青姨幫我說話,你女兒幫我說話,那也是得了我的意思。”

    “什么……”

    玉芬聽著,紅了小臉。

    “敢情你們三個串通了一氣,就糊弄我一人啊。”

    “不行,這母女老婆啊,我不答應了。”

    玉芬發起了小脾氣。

    “不答應,也行,反正你身體里里外外,我現在可都是可以看到了,這女人最寶貴的到了我的手里,別的什么邊邊角角著,放到一邊,也不可惜了。”

    張云嘴里得意著,翻著自己的手機看著。

    一邊看,一邊得意笑著。

    “冤家,氣死我了。”

    聽著張云的話,玉芬再也受不了了。

    沖到了張云的面前,小手就開始在張云的懷里,打鬧了起來。

    那樣子,看上去就像是一個十七八歲的小姑娘,被自己男朋友欺負了以后的感覺。

    顯得可愛的不行著。

    “嘿嘿,我的好玉芬,你就和小小,好好做我的母女老婆吧。”

    張云把鬧在自己懷里的玉芬,用力的揉住了。

    這豐腴的身姿,這肥肥的大臀,揉在懷里的感覺,可不要太美妙了。

    “這還用你說。”

    玉芬暗暗了一聲。

    “那不如,你們現在馬上做我的母女老婆吧。”

    眼前這個丈母娘,張云可是很急切著。

    一副想要馬上辦了的樣子。

    “哎,這事可就別急了。”

    玉芬嘴里暗暗了一聲,把伸手想要把自己撲了的張云,推到了一邊。

    “這母女老婆,畢竟是大事,也沒說,這樣的大事,說一句話就能成的。”

    “那你說,要怎么辦。”

    張云問著玉芬。

    “再等幾天吧。”

    玉芬嘴里暗暗了一聲。

    “啥,再等幾天。”

    張云嘴里急了一聲。

    “我的好岳母,你也知道,你女婿的那點小心思,你讓我騎了,就騎了吧,也用不著,那么多彎彎繞繞著。”

    “我保證騎你一輩子,不會中途停止著。”

    “死鬼。”

    玉芬嘴里暗暗了一聲。

    “行呀,你平時那話溜溜著,說得我心,都要酥了,你現在再說幾句好聽的話,把我的心,說酥了,我就不等那幾天了。”

    “我的好岳母!可不帶這樣玩人的,剛才是剛才,你沒防備,我說了幾句好聽的話,你自然會笑,可是現在不同了,你有了防備,恐怕我說破了天,你也笑不了了。”

    張云嘴里暗暗了一聲。

    揉著身邊的盧小小,嗚呼哀哉著。

    “行了吧,等幾天就等幾天吧,我還想著,讓你好好教教小小的嘴功呢?這小小的嘴功,幾乎差到無法形容的地步,估計世界上,也沒男人想用著。”

    張云說著話,長嘆了一口氣。

    “你說這新得的老婆,小嘴不能用,這算哪門子老婆啊。”

    張云的話,說到這里。

    玉芬嘴里笑著,走到了張云的身邊,狠狠恰了張云的手臂一把著。

    “拿我女兒威脅我呢。”

    “那呢!我是想你,心里有這寶貝女兒,當然也有我這寶貝女婿著。”

    “你疼了你女兒,自然也就疼了我這女婿。”

    “一疼,疼倆,你不樂意嘛。”

    張云說著話,嘴里呵呵笑了起來。

    看著張云那得意的樣子。

    玉芬嘴里暗暗了一句——傻樣。

    更多鄉村小說盡在

相關內容推薦:

Top
快乐时时彩是哪里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