論語 | 四海鯨騎 馬伯庸 馳騁 玄幻小說-四海文學網!
你的位置:首頁 > 野性鄉村 ? 正文

第99章 妻妾數值

所屬目錄: 野性鄉村

    “也是的,小小的小嘴,以前我總是讓她抓緊練著,女人的小嘴要是不好用,老公怎么可能喜歡她。”

    玉芬說著話,白了自己女兒一眼著。

    “現在可好,你這小嘴不好用,還搭上了你老媽這個人。”

    “媽,別說我的事情,你心里要是不喜歡小云,你會答應給她做老婆,讓他騎你嘛。”

    盧道著自己的母親。

    “再說了,哪有做丈母娘的,被女婿舌吻了一下,身下有你這樣濕的。”

    “死丫頭。”

    聽著自己女兒的話,玉芬再也受不了了。

    嘴里氣著,追在自己女兒的身后,一副要好好教訓自己女兒的樣子。

    此時,一邊房間里的青姨,也走了過來。

    看著屋子里的情況,走到了張云的身邊。

    “姑爺,謝謝你啊。”

    青姨在張云身邊,暗暗說著。

    “謝我?”

    張云不懂著。

    “對啊!玉芬姐和小姐,能做母女老婆這樣的事情,要不是遇到了你,那是很難成的,再說了,她們兩個跟了你,你也沒把我給忘了。”

    “我這個孤苦伶仃的女人,以后也算是有了著落了。”

    聽著青姨的話,張云嘴里笑了笑。

    伸手在青姨的身后,拍了拍她的大肥臀著。

    “好了,你們兩個,也不要再鬧了,吃完飯,我們還有好多事情要做呢。”

    張云把在房間里打鬧著的盧小小和玉芬,都給抓到了懷里。

    說道著她們兩個。

    “做什么事情啊。”

    玉芬白了張云一眼著,暫時也不跟自己的女兒計較著。

    “教你女兒,怎么練嘴功啊。”

    “這……”

    玉芬小臉微微紅著。

    “知道了,練就練。”

    對于自己女兒的嘴功,玉芬也是沒有辦法著。

    女兒嘴功好不好,都是做母親給打下的基礎。

    如今張云用著,感覺一點不爽著。

    她這個做母親的,是有很大責任著。

    如今給了一個機會,讓她重新教導著自己女兒這個技能。

    玉芬自然也是答應著。

    “教歸教,可不許你對我們母女兩個,動手動腳著。”

    玉芬說道著張云。

    “呵呵,放心吧,我會認真配合的。”

    張云嘴里壞壞笑著。

    就坐到了旁邊的座位上。

    吃了起來。

    自己丈母娘和青姨,做得飯菜好吃著。

    加上張云在醫院食堂的時候,就沒吃多少著。

    所以就狼吞虎咽著,吃了不少飯桌上的飯菜著。

    酒足飯飽之后,張云點著一根煙抽著。

    另外一只手里,還拿著一根牙簽剔著牙。

    玉芬和青姨她們,則是在房間里忙碌著,整理著飯桌。

    盧小小的話,則是靠在張云的懷里。

    小手在張云的胸口輕輕抓著。

    “人家的小嘴,可就那樣著,待會用起來,可不許說人家壞話。”

    盧小小提醒著張云。

    “你以為我讓你媽,教你嘴功,是真想用你的小嘴啊。”

    張云嘴里笑著。

    “我是想用你媽的小嘴玩玩,然后把她身體也給玩了。”

    “呵呵,就知道你鬼。”

    盧小小打了張云胸口一下著。

    “你這么想要得到我媽,如今也說開了,她也同意了,你不如就把她強上了。”

    “強上了……”

    張云搖了搖頭。

    “她是我老婆,又是我丈母娘,這樣的身份,我怎么可能強上了。”

    “我會和她,好好談戀愛著,像對待年輕的女孩子一般,對待著她,讓她深深愛上我,然后主動把身體給交出來。”

    “呵呵,死樣。”

    聽著張云的話,盧小小嘴里笑了笑。

    心里也是蠻甜蜜著。

    把自己母親強上了,雖然盧小小也感覺沒什么著。

    可要是自己的男人,能溫柔著得到了自己的母親,還給自己的母親,以足夠的關愛。

    這樣的事情,盧小小顯得開心著。

    沒多久的時間,玉芬和青姨,把飯桌收拾好了。

    青姨走到了張云和盧小小的面前。

    “去吧,玉芬姐已經在里面等著了。”

    青姨示意著。

    “呵呵,走。”

    張云拉著盧小小的小手,往眼前的一間里屋中,走了進去。

    玉芬的臥室,看上去,顯得很溫馨著。

    有些少女系的感覺。

    因為墻壁的粉飾是粉色的,床上的被單,也是粉色的。

    還有很多房間里的小物件,也顯得很可愛著。

    各種毛絨玩具的話,更是擺了七八件著。

    玉芬坐在房間的床上,看著自己的女婿和自己的女兒。

    “過來。”

    玉芬示意著自己的女兒。

    盧小小嘟著小嘴,走到了自己媽媽的身邊。

    “跪下。”

    玉芬嘴里命令著。

    “媽!你先示范一下嘛,現在就跪,很累的。”

    盧小小嘴里不愿意著。

    “你……示范就示范。”

    玉芬為了讓自己的女兒,嘴功好起來。

    無奈著,只好跪了下來。

    也不想跟自己的女兒,計較著。

    然后拿著放在床頭,準備好的一個塑料男根。

    把這個塑料男根,吸在了旁邊的墻壁上。

    紫色的塑料男根,顯得蠻大著。

    十五公分左右的長度,粗細的話,直徑有兩公分左右吧。

    玉芬跪在這根紫色男根的旁邊,開始用自己的小嘴,吞食著這個紫色男根。

    幾乎一口氣,就把這十五公分的紫色男根吞進了小嘴里。

    顯得輕輕松松著。

    張云看著,不僅鼓起了掌。

    “我的好岳母!你這小嘴,是不是經過高級情婦的訓練啊,這么厲害。”

    聽著自己女婿的贊美聲。

    玉芬嘴里暗暗一笑。

    “那都是十幾年前的事情了,后來身邊沒了男人,這嘴功也就荒廢了,只是拿著這死物,偶爾著練習幾個小時而已。”

    “幾個小時。”

    張云嘴里暗暗了一聲。

    “是呀,女人的小嘴想成為高級情婦等級的小嘴,這樣程度的死物,要是對付不了幾個小時,那根本是不行的。”

    “都說高級情婦的小嘴,對于這個世界的男人來說,完全是一種技能浪費,因為很多男人的東西,在高級情婦的小嘴里面,三分鐘就解決了。”

    “有些高級情婦,為了給自己的男人留面子,用嘴功的時候,故意就保留了自己三四成的實力,讓本來三分鐘報銷的男人那東西,硬是延長到了五六分鐘著。”

    “不明白的男人,還以為自己那東西有多厲害了,都可以在高級情婦的小嘴里,頂上那么長的時間了。”

    說起這些趣聞,玉芬嘴里開心著。

    “媽!你這高級情婦的小嘴,遇到了小云后,恐怕就不會浪費這個技能了。”

    “怎么了?”

    玉芬顯得不懂著。

    心里暗暗想著——我的小嘴,現在來看,和高級情婦女人的小嘴,是有一定差距了,可差距也沒多大著。

    “能讓我小嘴,用出八成功力的男根,恐怕一百個男人中,也難找出一個著。”

    玉芬顯得很有信心著。

    “呵呵,媽,你看。”

    盧小小嘴里笑著,跪在張云的身下,把張云身體里面的那東西給拿了出來。

    讓自己的老媽看著。

    如洪荒猛獸一般的東西,從張云的褲子中,展現了出來。

    落在褲頭上的這個東西,還在張云的褲子面前上,晃動著。

    沉重晃動的樣子,看上去像是壓路機一般,顯得威猛著。

    “這……”

    玉芬看著張云的身下。

    顯得興奮著。

    馬上跪走到了張云的面前。

    小手從自己女兒的小手中,接過了張云那東西。

    細細看,慢慢品著。

    “女婿,你這東西,是絕品的,你到專業部門等級評定過沒有?”

    “這……”

    張云不好意思著,撓著自己的頭發。

    “媽,你說什么呢,我怎么可能去干這些無聊的事情啊。”

    “你這傻孩子,這怎么可能是無聊的事情呢,你這寶貝,到專業部門評定等級后,拿著這樣的等級證書,是很容易就可以獲得,一些大家族大小姐的青睞。”

    “現如今,有權勢的男人,都娶好多大小老婆著,可是其中很大一部分的男人,為的都是自己的臉面娶的,自己身上的能力,根本應付不了這些女人著。而一般大家族的小姐,想要嫁人的時候,就有些怕著,嫁過去的男人,那東西沒用。”

    “因為男人那東西沒用,那家里的大小老婆,就很難擰成一股繩著,甚至會經常吵鬧,家里大老婆的地位,那些小老婆,都不會放在眼里的,可要是這個男人的東西,很有用,那這個家庭可就很好管理了,那些大家族的大小姐們,為了省力,可是很愿意,給這種有能力的男人,做大老婆著。再說,大家族的小姐出嫁,嫁妝不要太豐厚哦。又攀了好關系,又有財產收入,男人們,誰不想擁有一個,評價很高的寶貝啊。”

    玉芬嘴里感慨了一翻。

    把張云那東西,在自己的小手中,翻來翻去的看著。

    “這寶貝,到專業評定機構去評定的話,出來的結果,至少是妻妾三十的水平。”

    所謂妻妾三十,指的是擁有這樣一個玩意的男人,可以擁有三十個左右的妻妾,而且可以讓這三十個妻妾,在一起,幸福生活著。

    不吵不鬧著,相伴在這個男人的身邊。

    “小云,這么好的東西,可一定要聯系專業機構去評定啊,獲得一個高數值的評定結果后,對你的未來,對你的家庭,都是一種無上榮光著。”

    “你沒看,男人的履歷上,都有一個妻妾數值檔案嘛,這個檔案高,你在醫院里,受到醫院領導的重視,也就高了。”

    “醫院的領導,自然愿意幫扶這些妻妾數值高的男醫生,因為這樣的男醫生,家庭和睦,可以組建一個有很多精英女醫生和女護士,組成的醫療團隊,而且是一個很團結的團隊,辦事效率還高。”

    聽著玉芬的話,張云點著頭,表示明白著。

    “看來,是要找個空閑的時間,去專業機構,評定一下我這東西,到底是個什么等級了。”

    張云心里暗暗認為著。

    更多鄉村小說盡在

推薦閱讀:鄉村艷婦
標簽:

相關內容推薦:

Top
快乐时时彩是哪里的